“如果我们的生命可以跟《三体》重合就算没白活”

四年前,杨磊把有人让他拍《三体》电视剧的消息告诉了合伙人陆贝珂,两个“骨灰级三体粉”,一个当下还是懵的,一个激动“疯”了。杨磊把自己关屋里几天没出门,一边认认真真地重读一边已经在脑海里勾勒影像,另一边,陆贝珂洋洋洒洒给老搭档写下了长达两万字的“陈情书”,说明为什么拍《三体》是人生中一件重要的事——

凤凰网读书:作为书粉,在开播之前我心里是有点忐忑的,我知道《三体》的改编已经是一个“世界难题”,但是开播以后评价很好,包括豆瓣评分现在已经上了8分。您作为导演,会不会也有一种悬着的心终于落下的感觉?

杨磊:当然会有。但是因为这几年我们一直都是全情的投入,从接到这个项目到开播,四年的时间,基本上每天睁眼闭眼都是它,所以更多其实是激动,悬没有很悬,就是很激动。

凤凰网读书:我知道您也是一个《三体》粉,第一次读《三体》大概是什么时候?

杨磊:2006年《三体》在《科幻世界》连载的时候。我是一个科幻迷,大概从1993年、1994年就开始买《科幻世界》了,一直看到前些年,2006年5月份我看到了大刘在《科幻世界》上的连载,那是第一次看,看完之后很震撼,当时我就觉得,这是我看过的中国最好的科幻小说。《三体》,刘慈欣著,最早于2006年5月起在《科幻世界》杂志上连载

凤凰网读书:后来你接这个戏应该又读了很多次,包括做了大量的资料工作,现在让你说的话,你觉得《三体》之所以能够成为当代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的作品,它靠的到底是什么?

杨磊:我觉得这本小说自带它的世界观、价值观,而且它可以影响我过去的价值观。比如第一本《地球往事》是用了四个思想实验来完成的。它的第一个思想实验是,在这个信息时代,有没有可能一个个体会毁灭整个系统?换句话说,一个人是不是可以毁灭世界。

在过去的冷兵器时代,很难做到个体毁灭整个世界,但在今天来说有这个可能,所以他写了叶文洁,写了三体人1379号,叶文洁按动一下按钮,把外星人给招来了,世界就可能毁灭。我觉得这是非常有现实寓意的。今天的任何一个人,在不知道什么情况下触动“黑天鹅事件”,就会有可能使整个世界陷入到灾难中。两个文明的命运悬在个体的纤细手指上

他第二个思想实验说的是打蛇要打七寸,一个文明的七寸是什么?刘慈欣给出的答案是科技。那么科技的七寸是什么?他给的答案是基础科学。

所以外星人派来了一个质子,这个质子非常微小,它怎么能够影响到整个人类的进展?它影响了对撞机。如果一旦对撞机永远都撞不准的话,没有数据呈现规律,那么人类的文明——科技就会停止。人类所有的应用科学,都是从基础物理发展来的,如果三体人派来的质子影响了我们的基础科学,将会导致人类的科学被锁死。这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寓意,它告诉我们人类的进步应该从什么地方着手。三本书一共写了15个思想实验,这些思想实验对我们有很强的现实意义,让我们能够从中感悟到价值观、世界观。

凤凰网读书:而且它是颠覆性的,《三体》从问世以来,大家对它的称呼就是神作,那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这个神作的导演工作会交给你来做?找到你的人他看中的是你身上什么特质?

杨磊:第一次是四年前上海电影节,白一骢(电视剧《三体》出品人、总制片人)跟我坐一起,那天他问我,你后面忙什么?我说手边在做一个,后面还没开始。他说要不然你拍《三体》吧,那一刻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三体》会跟我的生命有重合。他说完我还有点懵,我说你给我点时间,我回去再重新看一遍《三体》。回去后我跟我的合伙人,也是这部戏的视觉导演陆贝珂说,他们找我拍《三体》。陆贝珂也是一个重度“三体迷”,他都“疯”了,说你快接啊,为什么不接。我说你等我,没说不接,你让我回去好好想一想。

那天回去我就马上开始看书,陆贝珂一直给我发信息,你看到哪儿了?我也不理他,只说你等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我就开始想,如果我是导演,每一场戏我应该怎么拍它。而且我还是粉丝,我就是怀着热爱的态度在想,我应该怎么把它拍出来,一场一场看完。结果第二天,我收到陆贝珂的一封信,长达2万多字。

杨磊:邮件,他给我发了一封信,说为什么一定要拍《三体》,如果我们的生命可以跟《三体》重合,那我们就没白活这一生,它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我一边看他的信一边把小说又重读了一遍,看完之后我想清楚了大概百分之七八十应该怎么呈现画面,怎么呈现小说。我觉得我可以拍,我就赶紧跟制片方通了电话,说让我拍吧,我很适合拍。

杨磊:那太多了。一开始接到《三体》,周围好多朋友是行业内的人,说这是把双刃剑,别人都不敢拍你去碰,这个题材会毁了你,反正很多人都不看好,这个项目都这么多年了,也没人拍出来,你这是要疯吗?

凤凰网读书:因为它自带热度,要是拍好了还好,拍砸了反而大家会记住你,觉得是你把这个神作给毁了……

杨磊:为什么要接这个项目呢?我自己心里是这么想的,我是来捍卫这个项目的,我是来捍卫我的《三体》的,因为我自己是粉丝,我非常害怕如果是别人把它拍砸了怎么办。我并没有想过如果我拍砸了怎么样,我内心里就觉得这件事我一定要干,而且我们这么多年的储备,不管是对戏上、人物上的储备,还是对特效的储备,我都觉得我们应该站出来。电视剧《三体》中的红岸基地

凤凰网读书:所以作为原著粉,你的一个信念就是我要捍卫我的《三体》,坚决不能魔改是吧?

杨磊:是的。我拿到项目之前,已经走了好些弯路,弄了两年的剧本,各种各样的方案,包括他们也跟刘慈欣一起讨论过,当我拿到这个项目以后我就说《三体》书都已经写成这样了,高度也在这儿,照着书拍就可以。

我记得最早那个版本,前面加了一场史强出场的戏,我就非常反对,我说史强出场难道不是在汪淼家敲敲门,叼着根烟,然后说跟我走一趟吧,那不就是史强出场吗,为什么要再加一个史强出场?好在大家也都是原著粉,达成统一意见后就把这些戏拿掉了。最终还是回到原著的角度,我拿到剧本觉得非常好,基本上90%是原著,有10%的增加,加的部分也很好。总之看完之后我说,行,这个事儿稳了。

凤凰网读书:你提到史强,其实剧播出以后,大家对史强讨论是最多的,因为从形象上看,于和伟跟原著非常不搭,我记得原著说这个人五大三粗,一脸横肉,穿着脏兮兮的皮夹克。但是几集看下来,大家又都爱上了他饰演的大史。你能不能跟大家说说整个选角过程中,哪些角色是最先定下来的?或者有没有哪个角色是你力主哪个人来演的?史强在剧中的对白

杨磊:史强应该是最早定下来的角色。在还没有定我之前,于和伟老师就主动跟制片方申请说我能不能演史强,他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三体》迷。

杨磊:对,有的很早就是《三体》粉了,有的是接到工作读完书之后变成《三体》粉的。和伟老师主动提出说“我要演史强”,大约在我进剧组前的一年。所以我一进来他们就说史强已经定了,我问谁?他们说和伟老师。我想了想,我最初的想象跟读者们一样,大家想象中史强要更魁梧一些,更粗糙一些。

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优秀的演。

“如果我们的生命可以跟《三体》重合就算没白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