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解读禾多科技自研的域控制器——HoloArk

无论是看技术发展趋势,还是看市场发展前景,行泊一体域控制器无疑已成为自动驾驶领域新的竞争焦点。

从EE架构的发展趋势来看,集中式域控架构是传统分布式架构向前演进的必然结果。行泊一体方案作为智能驾驶域控的技术方案,已经得到业界充分的认可。

行泊一体域控方案相比于过去行车和泊车功能相互分离的开发模式,具备硬件综合成本低、软件配置灵活、传感器数据可共用等优势。因此,是否搭载行泊一体方案已成为衡量各主机厂上市车型智驾竞争力水平的重要参考指标之一。各大主机厂都在加快推进行泊一体方案的规模化量产进程,以期占据更多的主动权。

据高工智能汽车研究院监测数据显示,2022年1-9月中国市场(不含进出口)同时前装标配搭载行车+泊车功能的乘用车上险量为105.69万辆,接下来前装搭载“行泊一体”域控制器的乘用车数量将会同步迎来大规模增长。

据市场反馈,在今年下半年,国内有多家的行泊一体方案将陆续实现量产交付。据相关数据显示:从2023年开始,行泊一体方案的新车前装搭载量将快速进入上升通道,前装同时搭载行车+泊车功能的乘用车上险量有望突破300万辆,其中,行泊一体域控方案占比将超过60%。

随着国内汽车智能驾驶功能渗透率的不断上升,整合芯片和核心算法的行泊一体域控制器将成为自动驾驶系统价值链上的关键部分和产业链上的利润集中点。

尽管行泊一体域控制器如此重要,各自动驾驶方案商对要不要自研域控制器的态度却不尽相同:通常,具备硬件背景的公司对自研域控制器的态度较为积极,而具备软件算法背景的公司则更倾向于专注于自己擅长的软件算法,去服务于域控制器厂商或者主机厂。

当然,以软件算法创新能力切入赛道的科技公司,也在积极拓展业务边界,加速软硬融合的脚步。如禾多科技就选择自研了域控制器HoloArk,并在今年获得了奇瑞等头部厂商的定点,即将在明年量产装车。

那么,禾多科技为什么会选择自研域控制器?自研域控制器的底气又来自哪里?自研域控制器的进展如何?如何克服域控制器在商业化落地过程中面临的问题?带着这些疑惑,笔者与禾多科技禾多科技域控平台高级总监于英俊、禾多科技高级产品总监毛涛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希望能够找到一些答案。

域控制器是一个载体,对于自动驾驶方案商而言,有了这个载体才有可能获得更多数据的使用权,进而把软件算法迭代得更好。

对于禾多科技而言,为主机厂商提供自研的域控制器,既能更好地发挥算法的作用与主线性,更重要的是将会获取更多数据的使用权,进一步反哺自身研发,加速算法迭代。

此外,相比于单独卖软件,自研域控制器能够让主机厂与自动驾驶方案商在合作方式上有更多的选择—— 禾多科技不仅可以为主机厂单独提供软件方案,同时也可以为主机厂提供软硬一体方案。这样有利于禾多科技获得跟更多客户合作的机会,让更多的车用他们的软件算法,进而获得更多数据的使用权。

目前业内都在谈“软件定义汽车”,但现实情况是:行泊一体域控制器的软件相对标准化,差异化主要体现硬件上。

“虽然软件定义汽车,但是硬件决定软件。因为随着场景数据的不断迭代,各家上层功能算法的性能越来越趋一,很难做差异化,要把功能体验的差异化做出来,硬件是一个重要支点,自研域控制器有助于禾多科技在硬件层面以及软硬结合的整体性能上带来更好的用户体验。”禾多科技域控平台高级总监于英俊解释道。

相比于单独做软件算法,自研域控制器有助于禾多科技从系统设计层面更好地去打通行车、泊车的各个系统,用从而给户提供尽可能统一的交互方式和连贯的智驾体验,让用户更少花时间去调用功能,最大程度地提升自动驾驶功能的使用体验。

因此,除了自研域控硬件外,禾多科技还专门打造了驾舱一体人机交互系统。其中驾舱明星产品 CID One(Center Information Display One)以响应式模块交互、主动化智驾建议、全场景数字孪生等功能定义人车共驾,为消费者创造安心便捷的自动驾驶体验。

智驾一张图-“One”地图:融合SD地图和HD地图,形成全局导航规划和道路结构清晰的“一张图”;

智驾一张嘴-“One”语音:统一智驾、导航和座舱前装语音,用“一张嘴”式智能语音提供连贯交互;

组件适配-“One”规范:运用统一的视觉元素和组件规范,形成一致的交互场景呈现。

智能驾驶域控制器已经成为各自动驾驶公司竞争的焦点,具备硬件背景的自动驾驶方案公司大都也在研发域控制器。相比于他们,算法背景的禾多科技自研域控制器的底气又来自哪里呢?

对于行泊一体域控制器方案而言,软件和硬件的搭配非常重要,直接影响到算力的释放和算法的发挥,并最终影响到系统的性能表现。

为了充分发挥域控制器中芯片的算力效能,禾多科技坚持以“软硬一体”的思路,实现软件算法和硬件算力的深度耦合。于英俊举例说:“在做域控设计时,我们会充分考虑各芯片异构核性能,模型适配度,并结合禾多自身的技术优势去做芯片选型和硬件设计。比如我们在做硬件方案设计时,会选择技术复用度高,具备成熟工具链与生态的芯片,结合禾多在多传感器融合和规控方面的算法优势一起考虑进去。”

为什么都有专门的供应商去做中间件了,禾多还要自研中间件呢?于英俊认为:“商业化的软件可定制性较差,不能满足不同客户的差异化需求,其次工具链费用及人力维护成本较高,会加大项目的整体成本。禾多自研的中间件会结合上层功能算法的需求,以及参考AUTOSAR官方的标准需求,开发了一套能够满足Adaptive AUTOSAR标准及SOA架构的自动驾驶中间件。

“最近这两年业内一直在强调‘软硬解耦’的概念,但是在真正的量产项目里,中间件如何在嵌入式平台里做好,如何把 CPU以及RAM这些硬件资源优化到极致,把软件算法及芯片异构核的算力性能充分发挥出来,还是需要跟硬件资源深度绑定。”

对于中低算力平台而言,如何以有限的算力处理众多传感器输入的海量数据,完成相应的感知任务,一直是个技术难题。一些量产车型上甚至会出现由于芯片算力不足,关闭部分摄像头或者是降低性能指标来保障主体功能的情况。那么,HoloARK 1.0 是如何以18TOPS的AI算力去处理10颗高清摄像头的图像数据,并保证所有相关功能的正常运转呢?

禾多科技通过对功能颗粒度进行细化、算法优化以及通讯协议栈的优化来充分发挥域控中各芯片算力的有效利用率,进而保证相关功能的正常运行。

在功能部署方面,根据各芯片的物理特性对不同核进行不同的任务分配。于英俊举了一个比较细节的例子,他说:“感知会涉及到做前处理和后处理,以往前处理的一些工作都是在 CPU 里面去做,现在我们把前后处理的一些工作放到DSP去完成。再比如,泊车涉及 V -SLAM定位,以前在MDC610平台上这个功能是放到CPU-A72核去实现,现在在TDA4平台。

深入解读禾多科技自研的域控制器——HoloAr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Scroll to top